上海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影响评估

2019-3-1 11:07:02

选稿:赵春苑 来源:光明网-学术频道

  作者: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比较政治与公共政策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周亦奇;云南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客座研究员张春

  “一带一路”建设推进5年多来,已经取得了显著成果。尽管如此,国际上对“一带一路”建设成果的认识仍存在一定偏差,特别是有少数别有用心的国家和群体总是试图以环境、劳工标准甚至债务危机、政治腐败等问题刻意抹黑中国。因此,迫切需要全面系统地发展“一带一路”倡议的科学评估方法,而影响评估则是相比绩效评估更为重要的环节。为推进“一带一路”倡议的影响评估,本研究以上海为具体案例,结合共变效应模型和固定效应模型,对上海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影响作初步评估,所用数据来自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自建的上海服务“一带一路”建设数据库(V.1)。

  “一带一路”倡议首先是个发展议程,对东道国经济发展有着最直接的影响。因此,经济影响评估旨在考察上海服务“一带一路”建设对东道国经济发展的直接贡献,本研究主要选取经济增长指标与产业结构转型指标加以衡量。

  经济增长影响指标反映上海服务“一带一路”建设与东道国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共变效应模型结果显示:其一,总体上,上海服务“一带一路”建设与相关国家(地区)的经济增长呈正相关关系;其二,经济影响指标在大部分国家都稳定在相似水平,说明上海服务“一带一路”建设与各国经济增长保持较为一致的变化关系;其三,在东欧和西亚的个别国家,经济影响指标也出现过起伏,但原因很大程度上在于对象国自身经济运行的问题。

  经济结构转型指标衡量上海服务“一带一路”建设对东道国经济的中长期影响,特别是产业升级的影响。共变效应模型结果显示:一方面,上海服务“一带一路”建设和沿线国家产业结构变化的关联度总体稳定在较高区间。这说明,上海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贸易和投资合作,总体上促进了东道国的产业升级,特别是对其工业化贡献明显;另一方面,经济结构转型指标并不均衡,存在较明显的地区性和国别性差异。其中,西亚、中亚和南亚都有国家曾出现了较大程度的波折。

  尽管主要是发展议程,但国际社会更关注“一带一路”倡议的政治和地缘影响;这事实上也是其抹黑“一带一路”倡议的根本出发点。政治影响指标主要分析上海服务“一带一路”建设对东道国的政治、安全影响,本研究选取政治治理影响指标和廉洁影响指标加以衡量。

  政治治理影响指标旨在考察上海服务“一带一路”建设对东道国家政治治理是否存在溢出效应。共变效应模型结果显示:其一,上海服务“一带一路”建设与东道国的治理指标变化呈现正相关性,表明上海与相关国家的经贸合作可贡献于其政治治理水平的提高;其二,上海服务“一带一路”建设与东道国政治治理改善间的共变效应较为稳定,仅在欧洲出现少数国家的个别年份的曲折变化。

  廉洁影响指标有利于考察“一带一路”建设与东道国政治腐败的关联,对驳斥国际上少数别有用心的抹黑努力意义重大。共变效应模型结果显示:其一,上海服务“一带一路”建设对东道国反腐有积极影响;在大部分国家,廉洁影响指标保持为正值,表明二者存在积极正面影响;其二,与政治治理影响指标相比,廉洁影响指标虽然总体上维持在某一区间内,但表现出更大的差异性,在部分国家、部分年份也存在较大的起伏,特别是南亚、西亚和东亚等国。

  社会影响特别是环境、公正、劳工权利等也是国际社会关注“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方面,本研究选取社会稳定影响指标和社会公正影响指标加以分析。社会稳定影响指标的要义是识别“一带一路”建设对当地社会团结、安全等的影响。总体上看,尽管上海服务“一带一路”建设与东道国的稳定水平总体呈正相关关系,但不少国家出现了反复和负值的情况。社会公正影响指标主要是衡量“一带一路”建设是否促进了东道国的平等。总体上看,上海服务“一带一路”建设与东道国的社会公正改善也存在正相关关系。

  由于共变效应模型更多考察的是相关性,难以识别此类相关性是否具备统计显著性,且无法知道具体影响程度。因此需要固定效应模型加以补充。根据固定效应模型对上述6个指标的检验,结果显然不那么乐观。固定效应模型结果显示(图1):其一,上海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影响中,经济影响明显积极,其次是政治影响,社会影响很小;其二,在积极影响中,经济结构转型指标得分最高,其次是廉洁影响指标,再次是经济增长影响指标,均具统计重要性;其三,政治治理指标、社会稳定指标、社会公正指标的得分均不具统计重要性,这很大程度上与“一带一路”建设启动时间尚短、相关项目可持续性不够等有关。

  上海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影响评估

  图1:上海服务“一带一路”建设影响分析:固定效应模型

  数据来源:上海服务“一带一路”建设数据库v1.0,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2018年。

  综上,上海服务“一带一路”建设正逐步对沿线国家的经济、政治和社会变化产生积极的正面影响,但并不均衡,特别是在政治治理、社会影响等方面存在较明显的短板。就此而言,上海服务“一带一路”建设应当更多从可持续发展角度,充分结合我国经济从快速增长到高质量发展的转型,在强调经济影响的同时,快速改善政治和社会影响方面的表现。

  (本文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上海市政府上海研究院“上海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研究”项目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