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万里梦想与道路——“一带一路”背景下中国海外建港热度增加

2016-5-25 10:34:08

选稿:俞静斐 来源:中东研究

  由巴基斯坦瓜达尔港移交给中国而引发热议的中国海外港口建设潮,是 2015 年一个无法回避的国际话题。吉布提港、也门亚丁港、缅甸皎漂港、孟加拉国吉大港、斯里兰卡科伦坡港、马尔代夫港、希腊比雷埃夫斯港等,中国企业正越来越多地在海外参与港口项目,且中国建成和正在建造的港口码头遍布航运要道。巴哈马北阿巴科岛新建港、斯里兰卡汉班托塔港、巴基斯坦瓜达尔港和孟加拉国吉大港等均位于国际航运中转中心。

  除海外港口建设合作主力中远集团和招商局之外,正面临转型的国内各个港口公司也开始加入到这一进程中,包括青岛港、深圳港、连云港等多个港口公司都开始通过“友好港口”、合作运营等多种形式积极在“一带一路”沿线进行相关合作。

  中国海外建港进入“高速期”

  中国公司向海外港口发展并非眼前数年之事。早在 2001 年,中国远洋运输集团公司(下称“中远集团”)旗下的中美洲公司开始尝试码头业务,就已经启动了中国公司参与海外港口投资、建设、运营的第一步。后来,中远集团旗下的中远太平洋有限公司投资遍布海外枢纽港,包括希腊的比雷埃夫斯、埃及的塞德港、比利时的安特卫普、新加坡港、以色列的阿什杜德南港口、阿尔及利亚中部港等或相关业务。

  在最初的几年中,中国公司参与海外港口的步伐处于较为缓慢阶段,而随着中国进出口贸易的迅速扩大,海外港口参与的脚步也愈渐加快。中远集团前任董事长魏家福曾经毫不掩饰地表现对于投资港口的热情:“只要有中远航班的地方,只要港口码头有成长性,我们都愿意探讨合作的可能性。”

  在这些海外港口的区域分布中,也呈现出了逐渐多元化的分布态势,即在欧洲、非洲、亚洲、美洲四个大洲均有相关业务的分布。在多元化的同时,沿着“一带一路”的规划图,亚洲和非洲的海外港口建设显然成为重点区域。

  后金融危机时代,中资企业投资海外港口的步伐越来越快。除了中国海外港口控股公司与招商局国际和中远集团联合拿下巴基斯坦瓜达尔港运营权,中远入股比雷埃夫斯港,招商局国际对科伦坡一个集装箱港口项目持股 85%、入股吉布题港之外,还有招商局国际投资 100 亿美元承建坦桑尼亚巴加莫约港项目、投资约 10 亿美元建设俄罗斯扎鲁比诺港,以及其购买 Terminal Link 港

  口公司 49%股权,中远太平洋公司入股埃及塞德港、比利时安特卫普港、新加坡港等,上港集团持股 25%成为比利时 APM 码头泽布吕赫公司股东,中港公司正在建设巴哈马北阿巴科岛新港口。而尼加拉瓜运河建设计划背后的那位神秘商人王靖,要斥资 100 亿美元在克里米亚半岛建设一座深水港。

  贸易是目的

  中国海外港口的“珍珠链”正日益加长,其主要目的仍然是贸易。正如克里米亚深水港建成后,将为中国和欧洲市场开启一扇更加方便的贸易大门。

  这一切都源于中国“全球第一贸易大国”的地位。在 2013 年,中国进出口贸易总额首次突破 4 万亿美元这一历史性关口,全年进出口贸易总额达 4.16 万亿美元,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贸易国。同样,2013 年中国参与了 3 个海外港口项目,2014 年参与了 5 个海外港口项目。

  随着以中国为主的亚洲国家对外贸易及集装箱运输的快速发展,欧洲和北美等国的港口设施已经越来越不能满足亚洲船舶的需要。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交通运输规划研究室主任罗萍曾表示:“欧美等国在港口设施上的滞后,肯定会影响中国对这些国家的贸易。”这意味着中国航运公司和港口经营者必须增加投资,提高能力,满足需求。

  从瓜达尔到吉布提,中国近十多年里参与了 10 多个海外港口合作项目。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刘建飞曾表示,中国在海外建港口码头用于货运,对于中国和港口所在国经济发展是双赢。“一带一路”建设,贯穿欧亚大陆,东边连接亚太经济圈,西边进入欧洲经济圈,提供了一个包容性巨大的贸易发展平台。中国已与东盟和巴基斯坦、韩国、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为建设 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提供了机制保障。在近年中国外贸进出口增速明显回落的状况下,适应新形势必须持续扩大出口和增加进口,巩固出口市场份额。通过“一带一路”战略合作,能够进一步巩固和提升我国与沿线各国的经贸关系,提高贸易自由化、便利化水平,推动我国优势企业走出去开拓市场,稳定外商投资规模和速度。另外一方面推动国内不具备比较成本优势的产业进行区域间转移,让这类产业寻找新的出路,促进转出地产业升级,并促进相关国家(地区)产业发展,逐步形成区域供应链、产业链和价值链,编织更加紧密的共同利益网络,达到互利互惠、共同发展的目标,扩宽了中国企业的发展空间。

  投资与建设的波折

  与高铁出海的经历颇为相似,中国参与海外港口项目的过程中,存在着大量的波折和不可控因素。

  比雷埃夫斯港是希腊最大的集装箱码头,在整个欧洲的贸易流通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是船舶通向西欧、东欧、巴尔干半岛、黑海、地中海、非洲良好的中转港。2008 年,中国远洋太平洋有限公司通过公开竞标以 6.2 亿美元的价格获得了比雷埃夫斯港 2 号、3 号码头为期 35 年、耗资 43 亿欧元的特许经营权,该项特许经营权包括运营、发展及以商业方式利用和改造 2 号码头,兴建、运营 3 号码头。

  随后的数年中,中远太平洋曾追加过数亿欧元的投资,用以升级港口设备、扩大港口规模,吞吐量大大提高。其装卸量从 2010 年的 68.5 万标准箱增至 2014 年的 298.7 万标准箱,中兴、华为、惠普等大型跨国公司纷纷把该港作为自己的物流中心。在中远的数次投资和有效运营之下,比雷埃夫斯港口中方特许经营的码头出现了巨大的增速,2012 年中方特许经营的港口吞吐量增幅为 77%,2013 年增幅为 20%。

  在当时的萨马拉斯政府的推动下,比雷埃夫斯港启动了私有化进程,尝试出售港口 67%的股权,而中远集团是港口的重要潜在买家。

  而随后上台的齐普拉斯政府却很快叫停了港口私有化的进程。

  2015 年 7 月,比雷埃夫斯港口的私有化进程最终再一次被重启。经过长期的沟通,希腊政府在 2016 年 1 月 20 日接受了中国远洋运输总公司以 3.685 亿欧元购买比雷埃夫斯港 67%股权的新报价。根据目前的时间表,比雷埃夫斯港务局股东将于今年 2 月召开股东大会决定是否接受收购协议。该协议还需要得到希腊审计法院和希腊议会批准,整个程序预计在今年 5 月完成。

  比雷埃夫斯港口的经历并非个例,实际上在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斯里兰卡的科伦坡港等项目中,类似的波折同样存在。科伦坡港口城项目于 2014 年 9 月动工,2015 年 3 月初被斯政府以环评等问题为由叫停。然而近期,斯里兰卡高层不时释放出积极信号,一再表示科伦坡港口城是斯里兰卡国际“智能化”、“技术化”及大都市发展的一部分,斯里兰卡政府将继续推动这一项目。据称,该项目将于近期重新启动。

  港口企业的热情

  在中国港口行业整体下行的背景之下,参与到海外港口合作中的不仅有类似于中远、招商局这样的航运公司,包括青岛港、深圳港在内的多家国内港口公司也正在通过各种途径参与到海外港口的项目中。

  青岛港方面向记者表示,从 2015 年 2 月青岛港完成了缅甸 30 万吨油码头首船靠泊作业开始,青岛港就迈出了向海外输出管理的第一步。

  据介绍,2015 年青岛港先后与巴基斯坦瓜达尔港、柬埔寨西哈努克港、马来西亚关丹港建立了友好港关系,与德国汉堡港、埃及塞得港、吉布提港达成友好港意向,与法国布雷斯特港、土耳其马普特港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目前与青岛港建立友好港的海外港口已达 16 家。与此同时,青岛港还与马士基公司进行了合作,签署了意大利瓦多利古雷港码头合资项目备忘录。

  对外合作,对内重组,增加企业内生动力从而更有利于海外扩张。2015 年 12 月,中国远洋、中海发展、中海集运三家公司完成重组。中国远洋总经理许遵武介绍,重组完成后,中国远洋将成为以集装箱航运服务链为核心的全球第四大集装箱班轮公司和以总吞吐量计全球第二大码头运营商。业内人士指出,重组后的中国远洋将跻身亚洲最大的船运公司,与马士基、地中海、达飞等业界巨头相抗衡。兴业证券称,吸收合并了中海集团的集装箱运输业务和集装箱码头资产后,中国远洋两项业务规模大幅增长,有助于提高市场地位、实现规模经济和协同效应,盈利能力将大幅改善。重组后,中海集运将发展为拥有“航运+金融”的产融结合业务模式,为租赁主业和集团航运主业发展提供资金支持,并获得丰厚收益回报,形成新的利润增长点。中海发展将实现国内两大 LNG 运输公司的强强联合,巩固在世界 LNG 运输中的领先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