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学文:构筑西亚新丝路的难点问题探讨

2016-5-25 16:35:43

选稿:俞静斐 来源:中东研究

  愿景中的西亚新丝路由中巴经济走廊和海湾珍珠链组成,有两大问题需要认真面对,一是巴阿边境地区的“黑洞”问题,二是“一带一路”沿线所有伊斯兰国家普遍具有的“文化例外”问题。

  (一)“黑洞”

  这是当年英国殖民者试图建立印度西北“科学边界”时遗留下来的一个历史问题,产生于巴基斯坦按杜兰德线建国后,由于按杜兰德线设定的国际边界在理论与现实方面存在严重错位,因此成为两国政府“管不到”或曰“失控”的地区,致使这里出现巨大安全漏洞,无法填补,沦为庇护反政府势力的天堂,犹如“黑洞”。“黑洞”形成后,影响深远,部落矛盾持续深化,冲突频发。巴阿政府也分别择时利用“黑洞”培植对方的敌对势力,给对方制造麻烦,其结果是,“普什图问题”和“俾路支问题”成为巴方痼疾,苏美两国先后深陷阿富汗战争泥潭,塔利班等极端势力兴起,阿富汗“基地”等恐怖组织的恐怖主义暴行蔓延全世界,给国际社会的公共安全造成巨大威胁。

  从当前情况,巴阿边境地区的“黑洞”威胁依然存在,常有恐怖组织极端势力在这一带活动,巴政府对此一直束手无策。如果境外的恐怖组织极端势力利用“黑洞”,扶植国内的民族分裂势力和暴力恐怖分子,与中方作对,竭尽全力搞破坏,问题将变得非常错综复杂。现在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已经启动,在中方的巨额投资中,如前所述有338亿美元投入能源领域,另有相当一部分将用于道路、油气管道、光缆传输等方面的建设,线路长,途经地区难免接近“黑洞”前沿,潜在威胁客观存在,对此应该谨慎防范,确保“一带一路”建设顺利进行。

  (二)伊斯兰文化例外

  “文化例外”不同于文化传统,如宗教信仰、风俗习惯、生活禁忌等,它最先由法国提出,目的是在自贸协议谈判(或“自贸区”谈判)中更有效地保护本国的优秀文化产品。这一利益主张被海湾国家借鉴过去之后,终使海合会国家与欧盟、美国的自贸协议谈判先后进入了马拉松节奏,遥遥无期。中国与海合会的自贸协议谈判于2004年开始,2009年一度因故中断,2014年中国政府高层积极呼吁推动中海自贸区谈判,可眼下2015年已经过去,中海自贸协议谈判仍不见起色,看来要获取最后成功,仍任重道远。当然,“一带一路”与自贸协议谈判存在明显不同,不可相提并论,但某些阻碍自贸协议谈判进程的因素值得关注,搞清原因有利于“一带一路”的实施与建设。

  “伊斯兰文化例外”具有普遍性,适用于“一带一路”沿线所有伊斯兰国家,其主要内涵包括:

  1.为了保护社会公德、文化传统、人民的生命和健康、国家安全利益等,一切经济活动均以不损害本国或本地区的伊斯兰合法利益为前提。伊斯兰国家都坚持伊斯兰信仰神圣不可侵犯。

  2.伊斯兰国家在对外经济合作中自感话语权不大,凭自身实力难以影响谈判进程,因此时常采用按自己的规则和解释,来表达和维护自己的利益诉求。

  3.坚持伊斯兰传统文化,抵御异族文化渗透。伊斯兰教教义严格规范并主导民众的一切生活。伊斯兰国家一般都规定,凡违反伊斯兰教义和传统的文化产品,都必须拒绝与抵制。

  4.建立专门机构,保护传统文化。在经济全球化和全球信息化背景下,伊斯兰传统文化受外来文化特别是西方强势文化的冲击不可避免,为此伊斯兰国家一般都设有专门负责保护与监管传统文化的部门或机构,权力与责任明确。

  5.某些区域性行为体如海合会国家,反对成员国单独行动,要求对外一致行动,以便共同坚守“伊斯兰文化例外”原则。

  伊斯兰国家采取“文化例外”政策,是受国内经济体制、对外贸易法及国内环境等方面影响而自然形成的,也正是这一政策,为这些国家的对外经济合作增添了难以逾越的障碍,再加上其他不利因素如经济体制滞后,与发达国家不对称、贸易方面的法律法规尚未健全、投资环境缺乏保障性等,从而构成了发展中国家普遍存在的发展瓶颈。

  (三)应对思路

  1.中国与包括海湾国家在内广大伊斯兰国家开展合作的背景不同于西方国家。中国与“一带一路”国家有着源远流长的历史交往和深厚的传统友谊,有着相似的遭遇、共同的被殖民史,地缘上离中国更近,文化上同属东方文化,宗教上与中国西部地区民众更贴近。站在中国西部的家门口,优先发展与友好邻国之间的经贸关系既得天独厚,又天经地义。

  2.合力打造中巴经济走廊和海湾珍珠链,共建西亚新丝路,是双方的共同意愿,但在具体实施中,一要谨防“黑洞”威胁,二须尊重伊斯兰国家的文化传统。伊斯兰国家强调伊斯兰特殊性是必然的,对此中方必须客观面对,做好思想准备,应予以足够的尊重,若用大国沙文主义的态度与立场对待之,结果与愿望很可能适得其反。

  4.适应时代,融入国际社会,与世界各国合作,共享地球村,是伊斯兰国家的切实愿望。为此,他们也在努力变通自己的原则立场,不断健全和完善他们对外经贸合作的法律法规,为了在经贸理念方面更接近当代世界,在诸多方面做出了修正和改革。在这方面,中方完全可以利用中国在地缘经济和政治、历史渊源、文化传统等方面的人文优势因素,走得更远更好。

  5.对于“伊斯兰文化例外”,中方可能还需要更多一点的理解与宽容,多一点的耐心和灵活性,多一点互利双赢方面的考虑。

  6.“一带一路”战略对于中国未来经济的发展意义非凡。中国似应针对“伊斯兰文化例外”,配套出台相应的更具灵活性的对外经贸合作政策,为共建“一带一路”创造有利条件。具体步骤上,可从先行区、地方法开始,这样比较灵活,进退自如,对于统筹国内国外两个大局而言,也更显稳妥。

  7.让中国西部地区为“一带一路”发挥通道作用。从中阿博览会的发展情况看,包括海湾六国在内的所有阿拉伯国家的合作意愿都在不断增强,都希望中国商家前往投资。鉴于中国西部地区在中国与中东国家经贸合作中的优势因素,因此可以在中国西部选择个别较具人文优势和传统关系的地区作为先行区,先行一步,试验起来,探道问路,摸索经验。

  结语:

  现在中国已是全球最大的能源消费国之一,对石油和天然气的消费需求不断扩大,对外依存度持续攀升,鉴于油气利用在中国经济建设中的重要性,中国的油气供应一旦出现问题,经济发展必然大受影响。巴基斯坦与海湾六国位于“一带一路”的西端交汇地带,是中国推进“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合作伙伴。中巴经济走廊和海湾珍珠链一旦建成,双方之间的资源禀赋、资金利用、市场潜力等,就能在有序自由流动和优化配置方面,实现有效管理和掌控,不仅中国与共建国家都能互惠互利,也能使西亚经济与东亚、东南亚经济更加紧密地结合起来,由此不断增进和丰富“一带一路”的合作内涵,拓宽和延伸“一带一路”的共建空间。

  (本文摘自钱学文:《“一带一路”倡议下构筑西亚新丝路》,载《阿拉伯世界研究》2016年第1期。本帖略有改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