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捷:中国大战略视野下的丝绸之路研究

2016-5-25 10:57:25

选稿:俞静斐 来源:共识网

  丝绸之路时空跨度大,其时间上可追溯至8000年前,东西全长8000多千米,空间上横跨亚、欧、非三大洲,且形成中国出发辐射全球的一个有机整体。2013年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了“丝绸之路经济带”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构想,从而使丝绸之路成为中国外交研究的重要议题。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马丽蓉教授在其著作《丝路学研究——基于中国人文外交的阐释框架》(时事出版社2014年9月出版)一书中,提出丝路外交是中国历史留给当代的宝贵财富,在上千年的丝路和平交往中,丝绸之路不仅促成了中外文明时空双维上的接触,还因张骞出使西域、郑和七下西洋而将中华文明成功纳入世界文明交往体系内,在征服高山、大海中实现了中华民族走向世界、融入全球的梦想。丝路外交不仅传播了商品、技术、大一统的国家形象以及中华文明等,还形成了“贡而不朝”的朝贡制度、“厚往薄来”的贡赐贸易、官民并举的双轨交往,以及宗教、贸易为抓手的交往模式等,更将“伙伴关系”落实到经济、安全、人文等领域,衍生出互惠型的经济关系、合作型的安全关系、包容型的人文关系。

  马丽蓉教授在书中指出,人文外交作为丝路外交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周恩来“人民外交”的发展,秉承“人文关怀”和“和合”传统价值观,是国与国之间最直接、最经常的交流方式,因此国际交流的实质就是人文价值观的沟通和较量。“丝路战略”的提出,大大提升了人文外交的战略地位,并赋予其三大新使命,即弘扬丝路互惠型的经济观、弘扬丝路合作型的安全观、弘扬丝路包容型的文明交往观。

  马丽蓉同时认为当前我国还存在国家战略意图尚不明晰、国家形象受损、提供公共产品能力有限等棘手难题,而人文外交则可以为“丝路战略”提供良好的软环境,也是全球治理的“中医学”。为了弥补中国战略意图不明所引发的困境,应强化“和平发展”就是中国未来战略意图的传播力度,为“丝路战略”正名、塑型、定性以及用“丝路战略”来破解“大国必战”的陷阱;人文外交也应正视涉疆暴恐的严峻挑战,全力修复国家形象,尤其是政策形象;公共产品领域,在捍卫丝路话语权、构建丝路新语境的基础上,可提供包括“新型大国关系”、“命运共同体意识”等公共产品,而如何有效传播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也是中国人文外交履行“价值沟通”使命中面临的新挑战。

  美国长于公共外交,因其掌握着世界媒体的话语权;英国、法国重视文化外交,因为英语、法语在全世界广泛被使用,且文化载体极为丰富;中国是一个新兴的全球性国家,没有大众媒体的话语权、也没有殖民时代的遗产,以人际交流为重点的国际交往形式应当纳入对外交往的大战略,走出国门的中国人就是中国最好的名片,也是国际友人了解中国文化的载体,“丝绸之路”战略能否改变中国的战略环境,最重要的不在经济,而在于人文外交带来的文明交融。

  《丝路学研究》全书由“丝路辐射空间内的中国人文外交”、“中国人文外交的特色项目与交流机制”和“中国人文外交的战略机遇及其挑战”三部分组成,以详实的资料和深入的案例对作者的学术观点进行了严密的论证。其中第一部分以17章的篇幅论述了中国对丝路东线(美国、日本、韩国、拉丁美洲国家)、南线(印度、巴基斯坦、东南亚国家、非洲国家)、西线(土耳其、伊朗、以色列、阿拉伯国家、中亚国家)、北线(俄罗斯、德国、法国、英国)等国家和地区的人文外交;第二部分用10章文字对孔子学院、主题年活动、友好城市、医疗外交、体育外交、奥运外交、世博外交、旅游外交、夫人外交、熊猫外交等特色项目以及10章对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机制等10个机制进行了全面的历史梳理;第三部分则整理了中国“丝路战略”的政策宣示和相关民调报告节录。

  总体而言,《丝路学研究》这本书开启了中国外交研究的两个点:一个是“落脚点”,“丝路战略”的核心不在经济,而是文明观的交流,如“安全观”、“发展观”、“丝路精神”;一个是“出发点”,该书提出了“丝路战略”研究应具有的战略眼光,但如何更为系统地深入研究,还有待我国学者不断深入。

  闵捷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政治专业博士研究生,2013至2014年赴希伯来大学访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