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的老茶馆

2019-8-8 14:29:49

选稿:赵春苑 来源:海湾资讯网

  伊朗传统的茶馆,有些也可以被称为咖啡馆,是伊朗民众一起喝茶吃饭的公共场所。区别于西式的咖啡馆,伊朗的茶馆提供的茶饮种类更多,几乎涵盖了所有不含酒精的饮料。不过当然,传统的茶馆还是以提供红茶之类的茶饮为主。

  

  老咖啡馆是波斯文化的载体。传统咖啡馆的兴起给人们创造了绝妙的社交机会,最早一批的咖啡馆常客便由诗人、文学家、作家构成,他们在咖啡馆讨论彼此的文学创作,碰撞出激烈的火花。此后音乐家和艺术家也加入了他们的队伍,在咖啡馆吟诗奏乐,普通百姓也逐渐聚集在咖啡馆消遣时光、享受新潮艺术。

  随着客流量的增加,咖啡馆的功能从文化拓展为社交,大家互相交流行业信息,甚至一度成为了求职者寻找工作的天堂,每个艺术家或者工人小群体也都找到了合适的咖啡馆作为自己的据点。在通讯不发达的旧社会,咖啡馆还扮演着“讯息中心”的角色,为客人提供政治上及社会上的最新消息。

  

  恺加王朝的纳赛尔丁国王时期,咖啡馆的繁荣程度达到了历史的巅峰。彼时咖啡馆和伊朗的传统健身房相距甚近,大力士常常早上先去健身房锻炼身体,之后便三三两两一起约着去咖啡馆小叙。当时咖啡馆的营业高峰因此便在上午,除了提供饮品之外还会有城里著名的说书人助兴,说书的内容也多以菲尔多西的《列王纪》为主。

  

  渐渐地到了傍晚时分,人们结束一天辛劳的工作,也会把咖啡馆作为消除疲劳的好去处,在一些极富盛名的咖啡馆夜晚同样开设了说书节目。久而久之,茶馆、澡堂、健身房和救助所披上了宗教色彩的外衣,成了伊朗人心目中神圣的存在。

  

  和当下许多传统文化一样,茶馆文化如今也面临着发展停滞的窘境。随着伊朗社会和文化的变迁,尤其是城市化所带来的影响,逐渐撼动了咖啡馆文化载体的地位。过去通讯还不像今日这般便利,人们会走进咖啡馆,听说书人讲《列王纪》里的故事,鲁斯塔姆和索赫劳卜、鲁斯塔姆和埃斯凡第纳尔、阿舒拉节的起源等都是广受欢迎的悲剧。说书人的道具也十分简单,通常只是在茶馆里挂一张巨大的绘画作品,手持一根小木棍,一边指着书中的某个场景一边通过说书的形式表现出来。而随着媒体的高速发展,人们用更加多样的形式把这些经典场景搬到荧幕上,通过互联网用户可以随时随地查看,茶馆不再是听故事的唯一选择。

  

  媒介的发展不是传统咖啡馆坎坷路上的唯一障碍。六七十年代西式咖啡馆开始驻扎在首都德黑兰,与西式咖啡馆一同进入的还有西方人人平等的概念。和伊朗传统咖啡馆不同的一点在于,西式咖啡馆的大门向所有阶级敞开,不论贵贱、不论男女。即使伊斯兰革命之后伊朗走向了全面伊斯兰化的道路,年轻人对西方事物的接受度并没有随着监管的严苛而降低,反而更趋之若鹜。

  

  伊朗著名的咖啡馆

  阿巴斯茶馆坐落在伊斯法罕省的卡尚市,由瓷器水晶商人穆罕默德-易卜拉欣出资,耗时两年建成,茶馆历史可以追溯到恺加王朝时期。整个建筑是非常典型的伊朗庭院风,除了茶馆之外还设有饭店和展览区。其传统而华丽的内饰吸引了许多电影电视剧制作人过来取景,电视剧《萨德拉毛拉》、《旅行者雷伊》、《暗屋》中都可以看到阿巴斯茶馆的陈列。

  

  德黑兰的奥扎里茶馆于1948年由奥扎里普-伊斯法罕尼建造而成,据说提供了全德黑兰最好吃的水煮牛肉,还有齐全的午餐、晚餐配置和现场乐队表演。在2002年和2010年的西班牙旅游节上这家茶馆还被评为最受游客欢迎的传统景点,人气超高,店外常常排满了等候的人群。

  

  费鲁兹酒屋是伊斯法罕评分较高的茶馆,有趣的是虽然名称为酒馆,但由于伊朗全国施行禁酒令,这里和其他地方一样提供的还是无酒精饮料。茶馆内布置简单而清新,提供的食物也都是传统的伊朗美食。唯一的遗憾可能便是这家茶馆听不了传统说书。

  

  费鲁兹酒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