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波斯的魅力,盘点那些去伊朗前你不得不知道的那些事儿!

2017-3-10 13:31:29

选稿:赵春苑 来源:海湾资讯网

  古波斯的魅力,盘点那些去伊朗前你不得不知道的那些事儿!

  伊核问题达成协议后,外界对该国的封锁开始解冻,它和周边的关系逐渐缓和,目前伊朗国内的社会状况相对稳定,因此我们就有机会去这个具有古老文明的神秘国家一探究竟,这就是我踏上伊朗之行的初衷。到了伊朗,会发现这里的人民朴实友善、文明有礼,城市没有中国国内发达但是街道干净,治安很好。

  伊朗人

  伊朗地处中东地区,但却不是阿拉伯国家,实际上这里的主要民族是波斯人。我们先来看看两个典型的伊朗人,就是我们这个团的伊朗导游,姑娘叫米奇,小伙子叫侯赛因。

  

  是不是很养眼,其实只是两个普通伊朗人。小伙子是英语老师,兼职做导游;女生原来是公司白领,曾到中国烟台工作过一段时间,目前在旅行社做导游。在伊朗你可以看到大把这样的人,简单说这里整体颜值是非常高的,不信你可以看看我随手拍摄的伊朗人。

  

  波斯人祖先来源于雅利安人,他们最忌讳别人把他们看作是阿拉伯人。其实金发碧眼并不是雅利安人的特征,古代雅利安人的典型特征是:黑发褐眸。我们参观了伊朗的阿比扬内村(Abyaneh),这个村落已经有6000多年的历史,据说这里的人是比较纯正的雅利安人。

  几千年来,无论外界如何翻天覆地得变化,村民们只是在大山深处一代一代地默默固守着祖先的传统,他们至今还保留着上千年以前的生活习惯,穿着古老的传统服饰,女人们带着花头巾穿着宽松的裙子;男人们则穿着肥大的灯笼裤。甚至语言也是古老的方言。

  孩子

  


  在伊朗看到很多像洋娃娃一样的孩子,而且都活泼可爱。这个小姑娘一直看着我,当我用波斯语你好(Salam)问候时,她露出灿烂的笑容,在伊朗明媚的阳光下非常动人。我特意给她多拍了几张照片,他的家人还邀请我跟他们合影留念。

  穿着

  

  看了上面的图你可能会问,伊朗女人不应该都是穿着黑纱,蒙着面只漏出眼睛吗?其实这些都是宣传上的误导。我们出发前旅行社发的“伊朗旅游须知”里确实写到“在伊朗男女之间不准许握手,不要对妇女拍照,女人在公共场合必须佩带头巾(十二岁以上的女性头巾遮盖全部头发和脖子),女性必须穿过臀部的上装,袖口最多露腕部”。

  虽说是必须带头巾,但是你可以看到头巾的颜色是很丰富的,这是我在伊朗机场等行李时拍摄到的画面。

  耐克,阿迪达斯也比比皆是,在伊朗的衣服摊或者店里,传统的黑色长袍与彩色华丽头巾,甚至一些新潮的服装都有卖。

  拍照

  

  一开始我拍照还很谨慎,后来发现伊朗人是比较开化的,他们甚至有时主动请我给他们拍照或者请我们合影。

  这几个学生模样的女孩,看到我端起相机,她们也配合地摆起pose,剪刀手好像是全球通用的手势。

  这几个小伙子是一个旅游商店的店员,看到我挂着一个大相机,就派一个会说英语的过来跟我说给他们拍照。他们各种姿势摆得很嗨,我拍完了还有几个跑过来看了看回放,觉得很满意。

  

  但是他们好像没有要照片的意思,在伊朗一直是这样,我给很多人拍了照片,包括大人,孩子,男人,女人,家庭,小夫妻或者结伴出游的朋友(学生)等等,但是从来没有人问我是否能将照片发给他们。更没有哪个女孩说“给我P瘦一点”或者“帮我美白一下”。

  家庭

  

  每到周末或者假日,伊朗人很喜欢一大家子一起出行,围坐在一起吃吃喝喝,聊天度过假期和闲暇。伊朗人很重视家庭,据我观察,这种举家出游很普遍。

  友善

  

  伊朗在小巴列维统治时期曾经非常开放和西化,德黑兰曾经被誉为“东方小巴黎”。据导游介绍,伊朗的经济发展也曾像“四小龙”一样腾飞过。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伊朗2014年国内生产总值为5148.21亿美元,居世界第23位,也是中东第二大制造业强国。由于在石油供应、核设施等方面与美国和西方发生冲突,又由于伊斯兰革命,与美国关系进一步恶化,因此遭到多年的封锁。但是我看到的伊朗人还是挺愿意接受外部世界的,而且非常友善,特别是对中国人。

  下面说说我在伊朗的几次亲身经历,可以说明伊朗人对外国人或者说是对中国人的态度和处事方式。

    

  在马什哈德,我们准备参观这座圣城最大的清真寺,礼萨清真寺,这个清真寺有伊斯兰什叶派第八代伊玛目的陵墓。可能是由于我们去的这一天正值有节日,到清真寺做祈祷的人很多,因此限制非穆斯林进入。正在我焦急担心可能进不去时,一个伊朗的高中生出现了。

  他用英语说不要着急,非穆斯林要进去必须有人带着,并负责介绍讲解就可以。他自告奋勇带我进去,并负责进行引导和介绍。在他的带领下,我们顺利进入,他还自费买票带我们参观了一个博物馆,并带我们到了墓室的外院隔着重重人群向墓室张望了一下,也算对先贤致意了。

  礼萨清真寺由很多院落组成,还在不断扩建,我目测所有院落和外围建筑加起来,一定比天安门广场还要大。据说全世界每年有2000多万来自伊朗、阿富汗、巴基斯坦,甚至印尼的人涌向马什哈德礼萨清真寺朝觐。

  这么庞大的建筑群有很多门,初来的人即使有地图也很容易迷失。不出意外,我们已经忘记从礼萨清真寺进来的入口,出了清真寺就找不到集合地点的方向了。幸亏我们出发之前,拍了集合地点的图片。

  当我拿出图片询问当地人时,一个类似协管员的人打手势让我别着急,然后他找来了笔,在一个小纸条上写上了我要找的地方名字,然后给我们指了大概方向,并示意我们可以在每个街口再用这个字条问当地人。果然,我们拿着纸条,问路的效率大大提高,不一会就找到了预定的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