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铜雕的“稻田”“青花瓷” 这位非遗传承人与众不“铜”

2019-10-24 22:30:41

来源:东方网

    东方网记者熊芳雨10月24日报道:十三年前的常州天宁宝塔一场意外大火,部分铜瓦、铜斗拱被大火融化,铜雕艺术家朱炳仁发现,这些被高温熔化的铜和火熔前的铜完全不同,不受拘束,肌理独具一格,这是朱炳仁创造发明熔铜技法和艺术的契机。

    

    今天,铜朱炳仁的个展“天人造化”朱炳仁熔铜艺术展在上海世博展览馆拉开帷幕,用蓝白色调的庚彩铜瓶重塑元代青花瓷的《青花系列》首次在国内艺术展上亮相,成为本次主题展备受瞩目的亮点。

    第四代传承人独创“熔铜艺术”

    朱炳仁的太祖父于光绪元年(1875年)在绍兴开设铜铺,至其祖父时,朱府铜艺已名声大噪。之后停摆过一段时间,改革开放后,朱炳仁与父亲尝试恢复朱府铜艺的经营。在叮叮当当的敲打声中,“朱府铜艺”第四代传承人朱炳仁让老字号焕发出了新活力。

    

    朱炳仁提出的铜制建筑理念,开启了我国当代制造铜建筑的先河,将我国的铜塑技艺,从单一的装饰艺术向前跨出了一大步。如今人们熟知的杭州灵隐铜殿、上海静安寺、四川峨眉金顶等一座座著名建筑,都是出自朱炳仁之手。这也让朱炳仁被誉为中国当代铜建筑之父。

    而所谓熔铜,是将铜熔化后使其自由流淌凝固而形成的独有状态。它的出现彻底改变了铜制艺术品的创作思路,让制作者从模具的禁锢中解脱出来。这一切的开端,就起源于起源于2006年的常州天宁宝塔的建筑项目。“做到最后一层的时候,塔的底部突然着起了大火”,朱炳仁回忆道,我发现烧化后的铜自由流淌后形成的形态和肌理从未见过的,和在模具里面成型的工艺相比,有着别样的生命力和美感。”

    

    回到实验室的朱炳仁,开始了对这个过程的重复,并希望能够创造一种全新的工艺。然而,铜水从凝固到熔化的时间极短,难以把控。朱炳仁和团队至少尝试了不下百种的介质和方法。在不断地探索中,逐渐创作出了各种媒介下的熔铜表现形式,熔铜艺术在他的手上开始萌发出越来越多的可能性。其中熔铜作品《阙立》于2007年被中国国家博物馆永久收藏。

    青花系列首次在国内亮相

    此次“天人造化”是继朱炳仁欧洲个展后首次国内大规模艺术个展,也是熔铜创始发现十三年来的一次梳理与精选。其中,在青花系列作品中,熔铜技艺配合朱炳仁独创的另一种铜艺术——庚彩,铜的雅致与庚彩的瑰丽相得益彰。

    

    “铜制的青花就叫青花铜,是我们传统文化和铜文化相结合”,据朱炳仁介绍,庚彩是铜表面处理艺术,借鉴了传统的五彩、珐琅彩、粉彩的手法,手工高温着色,不仅保留了铜金属的雅致,色彩却比传统的铜质艺术品更为瑰丽。外界将这一独特的艺术形式称之为“朱炳仁彩”。

    记者看到,青花系列作品参差错落的摆放在一个蓝白空间中,12件青花铜瓶,与经典的梅瓶,玉壶春,橄榄瓶,为原型创作,用当代流行的装置艺术方式展示,不少观众走近空间中拍照欣赏,观众与作品也成为艺术的一部分。

    

    此外,现场还有一件作品非常珍贵。一片铜雕的“稻田”在灯光下呈现出灿烂的金黄色,这便是《稻可道,非常稻》铜装置艺术。金灿灿的稻子,沉甸甸的稻穗,是朱炳仁关注人类生存和环境发展做的多面探索。“面对城市化发展,稻田越来越少,稻看似最平凡朴素,却关乎人类生存。”朱炳仁说,很少有艺术作品去表现它,尤其稻穗破碎的结构很难雕塑,但借着这个作品,希望传达对关注世界性的贫穷与民生问题。

    本次展览持续至本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