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博会上,这些外国朋友来看什么?

2019-11-11 19:30:39

来源:东方网

    东方网记者陈思众11月11日报道:11月10日,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闭幕。711.3亿美元的意向成交额、7000多位境外采购商、91万的进场人次……持续一周的第二届进博会交出了一份亮眼的成绩单。

    此次共有1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3000多家企业参加盛会,参展国家及企业数量均超过首届。而在观众中,也有不少外国交易团的身影。为什么来进博会?来进博会看什么?

    孟加拉国参展商

    卡齐·康鲁·卡里姆(Kazi Kamrul Karim)上一次来上海时还是五年前,他登上过大厦高处俯瞰过这座城市的夜景,“美极了”。

    五年后,上海又变了许多,楼变高了,新鲜玩意也更多了。卡里姆所在的孟加拉国黄麻厂公司(Bangladesh Jute Mills Corporation)是本届进博会邀请的参展商之一,展位在6.1品质生活馆。每天饭后,他爱和同事卡扎尔去附近的展馆逛逛,在他们常常经过的道口,欧莱雅的全环绕电子大屏上放着各国明星的影片,五光十色。

    

    他看到能高效切割物品的激光机、不到半分钟就能组装好车门和发动机的机械臂,当然还有汽车馆里目不暇接的“黑科技跑车”……

    “所有东西都很新奇。”卡里姆说,“有那种可以精准祛除色斑的美容仪,用了那个就跟化妆没什么两样。”

    但他最喜欢的还是国家展馆——牙买加的朗姆酒唇齿留香,意大利把罗马斗兽场和比萨斜塔以互动技术搬到了他面前,不同民族的人穿上各具特色的服装在台上演出。

    “舞蹈和音乐最能代表一个国家!”但卡里姆也有小小的遗憾,家乡孟加拉国这次没有带来他喜欢的歌舞表演,“我们也有丰富的原住民文化,他们的传统服装很漂亮。”

    了解孟加拉国的人知道它的另一个名字——“黄麻之国”。孟加拉雨水充沛、终年高温,具备黄麻生长最舒服的条件,也让它成为了仅次于印度的世界第二大黄麻生产国。从60年代开始,加工厂和地毯厂陆续建起,黄麻成为孟加拉国创汇收入最多的工业部门,出口收入一度占该国出口收入总额的80%。

    

    说起黄麻,卡里姆骄傲不已,在他看来,这植物浑身都是宝。他递来一个黄色的透明袋子:“猜猜这是什么?”那个袋子看上去和塑料袋别无二致,但摸上去的质地结实许多。“这也是黄麻做的,神奇吧。”

    80年代,随着合成纤维和人造纤维的出现,黄麻不再是国际市场的香饽饽,生产率、竞争力和出口数量都不断下降。今年五月,孟加拉国《独立报》报道,由于缺乏战略营销策略、美元贬值和原料成本过高等因素,黄麻制品收入较上一财年下降了22.83%。

    但卡里姆并不气馁:“我们身处的世界每一天都在遭受污染,对吧?黄麻的纤维纯天然,是属于未来的产品。”

    来自中国的帮助让卡里姆感到信心倍增。此次在进博会的展位,是中国纺织对外经济技术合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纺对外公司”)协助他们一起办起来的。他们精心打造了以“黄麻之家”为主题的展馆,黄麻制成的光面床单、半棉半麻的孟加拉传统裙装、以及花纹质朴别致的黄麻小挎包……卡里姆甚至还翻出了一块床垫的样品,也是黄麻制成的。

    

    三年前,中纺对外公司与卡里姆所在的公司签订了黄麻产品合作意向书,由于孟加拉国旧机器生产率占比超过50%,中方的贷款和技术投入使得他们能够用黄麻原料在中国探索更多新产品的应用。

    而这次能够将产品发展的前景展示在进博会的平台,卡里姆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看到中国观众对孟加拉国感兴趣,我们特别高兴。下届、下下届、下下下届我们还要再来。”

    伦敦交易团成员

    詹姆斯·特威迪(James Tweedie)和安东尼·斯图尔特(Anthony Stuart)从新国际博览中心赶来,他们在前一天刚在那里参观了门窗幕墙博览会。

    他们所在的GSI联营公司坐落在伦敦的维多利亚大道上,主营咨询业务,涵盖建筑、金融、食品等多个领域。尽管目前的客户主要分布在英国和欧洲其他一些国家,斯图尔特说,作为一家国际企业,中国市场的蛋糕对他们来说充满诱惑力。

    明年,GSI想以参展商的身份进入第三届进博会。而由于公司涉猎的业务广泛,但相互之间关系又不大,明年将以何种身份、什么形式布展,都还是个问题,实地考核显得尤为重要。

    

    斯图尔特说,因为去年没能拿到进馆的入场券,今年,他们早早将资料托付给在上海的一位朋友代为处理。经过了漫长的审核过程,朋友终于在展会开始前的两周半收到通行证,确认特威迪和斯图尔特能够以交易团身份参观展会,他们这才订好了从伦敦飞往上海的机票。

    特威迪在建筑行业深耕多年,他观察到,伦敦的设施建设似乎开始存在过度工程化的问题。由于每家企业都为了自身发展和政府资金而展开激烈竞争,市面上留下的往往只有最顶尖的技术生产的产品。“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支付得起这些。”特威迪说。

    他想到可以来中国的市场,看一看是否存在性价比较高的产品,将它们带回伦敦。

    4.1装备馆是第一站,他们用20分钟兜了个遍。特威迪看到几家展示门窗和玻璃业务的展位,便招呼斯图尔特到他身边,比划了起来:“这里不错,视野很开阔,而且展示内容一览无余。”

    偶尔看到因为暂时的冷清而滑起手机的展商员工,他们便摇摇头:“做生意一定不能这个样子。”

    “我去过无数展会,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最好的营销方法永远是主动出击,和路过的人对话。可能一百人中只有一个会搭理你,而搭理你的一百个人中也最多就一个会真正对你的产品感兴趣。但如果不主动,成功的几率就是0。”斯图尔特说道。他高中毕业便早早投身职场,目前已是GSI的业务拓展总监。他在东欧建立了分部,为客户提供银行和法律顾问咨询。

    末了,他补充:“进博会的观众这么多,就算一百个里只有一个搭理我,那也足够了。”

    几天前,斯图尔特和特威迪一齐前往陆家嘴中心,登上了世界第二高楼——上海中心大厦,从118层高的空中俯瞰夜景。

    “上海让伦敦看起来像是个小镇。”斯图尔特开起了玩笑。

    义乌来的埃及商人

    大山本名不叫大山,叫马赫穆德·萨达。三年前,他和自己的朋友穆罕默德在义乌开起了自己的贸易公司,经营的货品种类从玩具、服装、厨具,到塑料制品、五金工具……应有仅有。他们将公司中文名取作弗碧,来自英文名“4 Brothers”,意思是“为了兄弟”。

    大山已经可以熟稔地在微信朋友圈发起商品广告,国庆时,他发了一条短视频,视频中他身披埃及国旗,举着一面五星红旗的小旗帜:“驻义乌埃及商会人祝中国人民国庆快乐。”

    本届进博会,他和穆罕默德报名加入了义乌交易团,团内90%以上都是外国面孔。来到进博会后,他们主要将目光投向了食品及农产品展区。

    近年来,中国食品和农产品进口额不断增长。 2016 年,中国食品进口总额已接近 500 亿美元,农产品进口超过 1100 亿美元。

    而进博会是一个窗口,不仅是全球食品、农产品的展示平台,也吸引了亚太乃至全球的众多经销商前来采购。

    

    “我们想把家乡的橘子带到中国来。”穆罕默德说,他和大山的家乡都在埃及,尼罗河流域是种植柑橘的好地方。据统计,2018年至2019年,埃及向中国出口的柑橘总数超过21万吨。他们认为,这个市场充满前景。

    “我想学习如何将食品和水果从埃及进口到中国来。我交换到很多名片,他们都是在这方面十分有经验的展商,我很满足。”穆罕默德说道。